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六合彩挂牌 > 多面体裁剪 >

如何看待Vinai发布大张伟新歌《脑洞大》旋律相似?

归档日期:06-11       文本归类:多面体裁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vinai 官方帐号发布 大张伟未经许可在新歌《脑洞大》使用了他们的旋律 [图片] 大张伟工作室回应 [图片] 被提及曲目链接:网易云音乐 Frontier (Original Mix) 16秒处网易云音乐 月亮惹的祸 1分钟处#大张伟# #大张伟挑战的法则# 噻啰啰啰噻啰哩噻啰哩噻-飞来一只球的秒拍 采蘑菇的小姑娘 1分30秒处网易云音乐 脑洞大 1分9秒处

  不洗张伟,我怎么看,我又不懂人电音圈各种可以用编曲(?)调调一样在电音圈算不算抄。

  我在视频里对比分析了几段旋律非常相似的歌曲片段。他们使用的都是 VI(主/下属)-I(主)-V(属)-VI(主/下属) 走向,其中前两个和弦都可以理解为主功能,I 级作为 VI 级的延续。而最后的 VI 级和弦作为主和弦解决了之前的 V 级属和弦,作为下属和弦可以继续承接后续和弦。除《采蘑菇的小姑娘》因第三小节中的 a 和 d 属于 Dm 和弦音而非 GM,走向为 VI-I-II-VI。

  考虑到视频里的几首歌用的是大调五声调式,音符更少,加上这些旋律又大量使用和弦的根音,这几段旋律相似度大是非常正常的。

  这些旋律的相似说明,“Frontier” 的旋律并不具有独创性,因此与它相像的旋律不能被判定为抄袭它。

  电子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拼贴的文化,很多电子音乐作品,本身就是用现成曲库的节奏、音色。

  除了有少量电音制作人,会发明属于自己的音色之外,大部分的电子音乐人,其实还是习惯利用音色库来进行采样拼贴创作,FL Studio、Cubase 和 Nuendo 这些软件,就是让音乐人来进行编曲制作的。

  Splice 上也有这首歌 FL Studio 的 remake 版,直接提供了做这首歌的音色需要的插件(SausegeFattener)。这个版本还是开放 CC 许可的。(CC 许可具体介绍见下文。)

  可见,主流制作电音的软件都是可以制作出这个音色的。实际上很多 iPad 上的 launchpad 应用也都有相似的音色,比如 Figure 里的 raw bass。就算自己做不出来,也随便上网一搜就能搜到,教你做或者带你购买都可以。这种情况下作出相似的音色非常正常啊,不懂为什么会在这里纠结。

  这次大张伟被认为 “抄袭” 的部分叫 drop,就是高潮,就是最有记忆点的一段旋律。但是电音中的 drop,就像摇滚乐中的 solo,金属中的 riff 一样,虽然很重要,但依然在流行音乐 (Popular Music) 这个大类中被归为 “编曲” 部分,而非 “作曲”。

  然而通过之前几次所谓的 “抄袭” 风波中各路音乐人的科普,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目前业界无法提炼出一个针对编曲的雷同判定标准,只是没办法保护而已。而当业界没有一个合理、专业、严密的编曲雷同判定标准时,这些「编曲雷同」的指控就都是主观感觉。而用主观感觉来指控抄袭,才是对音乐最大的伤害。 ——邓柯

  编曲要素(例如 riff)的雷同难以找到曲式、旋律及和声上的佐证(因为太短)。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难以拿出一份表达严谨逻辑严密的指控的(只是表达得高级一些的「我听着像」)。

  在流行音乐体系里,词和曲是作品的核心,其他的一切都是为其服务的,包括编曲。承担 “服务性” 角色的编曲,第一要素考虑的不是创新,而是如何能够最恰当地表现词曲的魅力,

  即编曲人更像是一个工匠型的角色。在日常的工作当中,工匠总结出了许多好用的方法:动次打次的鼓是最容易调动起情绪的;T1213121的民谣吉他和弦分解是最稳妥的;钢琴的柱式和弦是最适合弹唱的(如约翰·列侬的《Imagine》);用“失真吉他”这种听起来很“肮脏”的音色其实是最适合在歌曲间奏或尾奏部分引领歌曲进行的。如果用对待词曲的方式严格限定编曲,那估计所有编曲人、吉他手、鼓手、键盘手全部改行不干去了。

  其实还真是,我们回忆一下这么多年听到过的编曲相似吧,如果真的编曲有抄袭这一说,那……

  朴树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吉他,和世界の終わり的《白昼の梦》完全抄袭了花儿乐队的《花》吉他部分啊。

  另外别忘了 “Stairway to Heaven” 吉他抄 “Taurus” 可是被告上过法庭的,最后判下来依然不是侵权。前一阵子 IBIL 学者会议研究音乐抄袭还提起了这个案子。英国上诉法院法官 Sir Robin 说了,要是按照现在这帮法官的标准,那莫扎特也 “pirate” 了很多索勒赫帕伊谢洛的作品,巴赫的马太受难曲也抄了 “Hans Leo Hassler” 的主旋律。IBIL 的教授还是很先锋的,这个会议也会影响许多知产论坛。参见ipkitten.blogspot.de/2017/06/mozart-and-other-pirates.html。

  另一个比较有名的编曲抄袭案是 Blurred Lines 案,去年梁欢老师还拿它说事儿来着。然而……

  梁欢所举的 Blurred Lines 案例是去年底美国第九巡回区一个地区法院判的案件。这个案件判定 2014 年热门曲 Blurred Lines 侵权,这歌很火有很大盈利,最后判的赔偿额为530(而非740)万美元。要说明的是,第九巡回区的版权侵权 test 包括一个 “intrinsic”

  test,这个 test 很难排除非版权保护因素,所以被学者批评也被其他地区拒绝采用。另外,梁欢没有说的是,

  ,普遍观点是如果 groove 都算侵权,那音乐没法做了)。目前,在超过 200 名音乐人的支持下,这个案件正在上诉中。梁欢拿这个在上诉的巨大争议案件,实在不是很有说服力。反而,我倒是觉得,这从侧面说明美国音乐人也认为对编曲过于保护的法律将阻挠音乐的发展。

  而且各位要知道,Blurred Lines 案当年那个被告律师的套路是 “根本就不像” 而非 “虽然像但这不是抄袭”。用这种论调的结果是,只要被法官认为 “像”,那就成了抄袭。所以说最后被判侵权还有一部分策略因素……

  而且上面的这些例子里,很多都是编曲中的旋律和音色都雷同,跟这次的情况一样啊。

  所以说,这次依旧是编曲上的争议,编曲没有抄袭一说,也找不到什么靠谱的先例,而且目前的风向有可能会变得更加自由。

  好玩的是,被认为是原曲的 Frontier 本身有许多版本,其中一版的 CC License 是这样的:

  网址在搜索栏里,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看。箭头指向的这个标志,意思是 Attribution。这里并没有要求不可商用,只要求提供 credit。

  原作说 “without our permission”,我想说根据这个版本的 CC,是可以直接进行改编而不通知的。

  大张伟上传在网易云音乐的版本并没有提供 credit。当然,不排除网易云只提供了 “作曲” 栏而没有 “编曲” 栏,而对 drop 的借鉴的确不属于 “作曲” 部分可以作为一个原因。退一步说,既然开放了 CC,说明改编可以不提前通知,那就只是署名失格,没有 attribution 而已,而绝不是抄袭。

  根据他的官方回应,《脑洞大》这个作品是在他制作了《采蘑菇的小姑娘》之后才得到启发的。那么除了《脑洞大》、“Frontier” 和《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相似,网友们也认为《月亮惹的祸》和这几首都非常相似。

  之前忘写了。大张伟官方是明确说了这首歌不是商用,因为这是一首免费发放给平台作为节目背景曲,而没有额外产生盈利的作品。这让我想起来之前曹石老师对于他给暴走大事件做的主题曲采样了别人伴奏的回应。

  可以看到,在业内 “没有额外产生盈利的作品” 是可以被认为 “不具有商业性质” 的,这个没什么问题。他上传到各音乐播放器的版本也不是付费下载或者独家授权的版本,说明这首歌没有 “卖” 给这些播放器,也可以说明不是很具有商业性质。

  如果像答主这个想法 以后越来越自由 可以说将会出现将别人的drop直接搬来给自己用 或者说天下drop是一家这种局面吗?edm 我个人认为drop是整首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尤其像那种没有人声的歌曲 如果这种相似度接近100了仍然不构成道德上的争议 不在这上面讲究原创的话 ……后面我也不想说了

  我没有说法律是健全的,是毫无缺陷的。比如编曲,我当然认为像 riff 啊 drop 啊这些在作品中有显著作用的部分应该被保护,我当然希望所有的创作者也都能被保护。但当法律没有跟上的时候(事实上中国著作权法案已经快八年没更新了),我们不应该把这口黑锅背在一个作品或是一个艺人身上啊。

  这还是个挺有意思的问题。你说谢帝那首《老子明天不上班》原版采了 D12 的 “40 Oz.” 有写歌名和原作名吗?要知道这首还上了中国好歌曲呢,初赛的编曲依旧基本是 “40 Oz.” 的编曲,只是稍微打碎了一点点,到了复赛才彻底重编,但也能听出来原曲的影子。我是想说这首歌都上电视了,也没见到标注啊。

  当然,除了法律,还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圈内对它的共识。在说唱圈,尤其是之前几年,采个别人的伴奏,甚至不署名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啊,毕竟说唱就是从采样发展起来的啊。但是在电音圈,可能一个音色的相似就会带来口诛笔伐。音色又不属于你一个制作人的,你以为 dj 人人都是 sound designer 啊?大多是从素材库里拿来拼贴的好吗。所以说,我是支持这方面的规定更加健全,趋于自洽和统一的时候再来讨论。

  退一步说,就算大张伟朋一点,说 “我根本没借鉴 ‘Frontier’,我就是纯借鉴了中国儿歌”,那根据我文章里的其他内容,这也很难被判为抄袭啊。

  很迷的评论。我想问一下 “Frontier” 的电子音色是怎么和《月亮惹的祸》里张宇的声音 “音色相似” 的?张宇的声音很电子吗?这两个就是旋律相似啊,而且是很相似啊。《脑洞大》和 “Frontier” 的相似也是旋律啊,如果他用这个音色配另外一段旋律做 drop,怎么会有争议呢?这段评论的后半段是一个微博博主发的原话,你直接抄过来是不是也算抄袭呢?甚至……你真的知道什么叫 “音分” 吗?那两个音频的对比并没有什么意义,也就能算是邓柯老师说的,高级一点的「我听着像」。

  打个比方:同样一把吉他、同样的音箱、同样的效果器甚至同样的线材,弹出来每个人得到的音色却都多多少少不同。这还是前期,后期mastering的钮子推子,这些都是深夜掉头发的活儿。

  你提供的creative commons的来源是MusicFourScore,可以麻烦你阐述一下这个账号和原作者的关系吗?如果二者无关,那大张伟是无权使用这些工程文件的。

  然后关于 “音色”,我在视频和更新里里已经回应了,网上有带有 CC 许可的改编版,有详细的对于 “钮子推子” 到底怎么推的介绍,还直接告诉你所需要的插件供你下载。那音色为什么不能一样呢?

  如果我觉得这首歌很不错,我能否参考其编曲,自己动手,照着这个感觉来编,结果导致听起来和参考示例“一模一样”?

  也可再举年轻世代歌迷更为熟悉的方大同,其在翻唱专辑《Timeless》中选取了 Eric Clapton 的世界名曲《Wonderful Tonight》,其在获得词曲版权的录制权后,几乎是按照原版重新演奏——什么,方大同你竟然抄编曲?方大同表示我冤枉啊,我也想获得这个编曲的版权啊,但是……好像这个编曲并没有所谓版权啊?

  如大张伟在微博中所说,要把编曲做得像Zedd那样子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在缺乏EDM土壤的中国。这也让我想起了方大同在面对媒体发问“你为什么要把《Wonderful Night》弄得跟原版一模一样”时,他很苦恼地说了一句:

  关于音色我再补充一点,即对音色这么这么看重的大概只有电音。每种音乐流派对音乐中不同的成分重视成分也不同嘛。比如崔健的《花房姑娘》,副歌的编排和 Supertramp 的 “From Now On” 几乎一模一样,和声、配器,弦乐和小号的运用,都如出一辙。但摇滚乐里,音色说真的不是很重要。所以广义的流行音乐没有办法设立一个标准供所有的流派遵守。

  关于 CC,上传者不必为作者本人,上传者的身份不影响 CC 的效力。上传者可能是被授权者,也可能是 CC 受益人,例如我现在根据回答最上面的这首 remake 版 Frontier 做了改编上传,也必须授予公众与原许可一模一样的许可,使公众也可以改编我的,而公众不会因此觉得 “啊不是作者上传的所以不能用”。没有 “非著作权人上传就不能利用” 的说法,毕竟看到 CC 就去用的公众是善意第三人。而 MusicFourScore 的那个没有 “SA” 这一项条款,所以甚至都不用“一定在相同许可下再次上传”。

  好像误解了我的意思。remake 版当然不是原版,谁知道原版是用什么插件做的呢?我是说这个音色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很多方法都能做出来类似的,其中有一个版本是用 SausegeFattener 做的而已。

  所以你觉得《嘻唰唰》不是抄袭?这首歌可真的只是有两句话旋律一样,编曲配器完全不同。谢谢你为他翻案。

  我之所以认为大张伟抄袭,是因为,他【不只是】旋律相似,并且【Bass,滤波器使用,Subbass,Drum,Snare】等等诸多元素,都和原曲有着99.9%的相似度。 我反对所谓的【电子音乐音色插件都是那几个,所以音色相似很正常】这种言论。

  最简单的,我做一道番茄炒蛋,我肯定跟其他人一样要用番茄,要鸡蛋,要盐要糖对吧? 因为都是做这种菜,所以原料相同很正常对吧? 但是,我能保证,我做出来的番茄炒蛋,跟米其林三星大厨做出来的番茄炒蛋几乎一模一样吗?(如果意大利人吃番茄炒蛋的话) 并不能。 因为,【原料的用量和比例,调味的控制,火候的大小,厨师本人的烹饪习惯】这些,我是绝对不可能跟米其林三星大厨一样的。 哪怕我真的有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我做出来的东西肯定跟其他的大厨会有不同。

  在电子音乐中是一样的道理。 【音色】实际上只是一种材料,材料相同的事情太多了。全世界的trap80%用的都是一套鼓,音色相同很正常。 但关键是,音色不是拿来就用,你要自己调整,自己把它放在合适的位置上。 大张伟的《脑洞大》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的Drum排列,Subbass,滤波器波形,EQ调整的效果等等,诸多会影响电子乐成品效果的要素,都跟Frontier一模一样。

  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四个字,“编曲相似”。为什么编曲相似不是抄袭我在前面的回答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也承认了自己的电子音乐就是一个音一个音抠别人的作品和网上的教程学的,要是不 99.9% 一样他不就抠失败了嘛。我是想让你证明,为什么 “Bass、滤波器使用、Subbass、Drum、Snare 等等诸多元素” 不可以和另一首歌相似。

  我知道。但是歌词是明确被著作权保护的,没有财产权转让;而编曲是一次付清的。这个类比很有误导性。因为你举的例子如果原创告那个小学生的话,是需要通过庭审举证来判断事实,以确定相似的程度,通过相似度决定是否侵权的,所以不经过庭审不一定能准确作出法律结论。而这个事情中,按现行著作权法,两个曲子旋律不同,仅编曲(如节奏音色)相似不构成侵权。所以,不用开庭争议到底多相似,就可以得到结论。——曹曹

  还有说什么【原作者说抄袭你们就说抄袭?你们就那么喜欢跪舔外国人?】 这种言论属于反智范畴。 琼瑶说于正抄袭,我信于正还是信琼瑶? VINAI说大张伟抄袭,我不信VINAI我难道还信你?

  南征北战《我的天空》,被人指出抄袭Hall of Fame,然后呢? 有人翻墙跑去问原作者,原作者说了一句【只是有点像而已】,瞬间被南征北战的支持者奉若神明,到处成了【原作者都说不是抄袭轮得到你们bb?】 怎么到了大张伟这,就开始双重标准了呢?

  可这儿原作的观点并非在严谨的环境下作出的,也只是个参考。实际上,原告的观点在法庭上因为不够客观,往往还不如第三方专家证人可信。——曹曹

  原作说不像的确就不是抄袭。在这种类型的案例上,如果原作不认为是抄袭,正义路人出来告他,是不可行的,著作权侵权的案件是不会出现公益诉讼的,除非原作死了,他的家人说不定可以告一告。

  这不是双标,在抄袭这件事上,原作说没抄就是没抄,原作说抄了,才能进入下一步讨论,而原作不能定性。

  还是一样,为什么电子音乐的抄袭标准有 “音色,合成效果,编排等等东西”,是您需要论证的。

  首先我相信大张伟肯定没有故意的抄袭。倒不是说我相信他的人品,但是从他的为人处世来说,我相信他的智商。他这首歌抄袭的话有什么好处?这歌除开能给节目唱一下,没人去KTV要点吧。又不能赚到钱又赚不到名。而且从上次爱如潮水的事情之后,他总知道了网友耳朵有多尖吧,他傻啊他再抄袭一次。

  但是,从大张伟这么多次涉嫌抄袭,我真的觉得有个问题是,中国对于知识产权的规范必须要出台,而且要和国际接轨了。

  很多人老觉得抄袭他是个态度问题,你抄袭是因为你人品不好,你要人品好你怎么能抄袭呢?错了,抄袭很多时候他是个技术问题!音乐领域的事情我不了解。但是在学术领域,我在美国遇到过好多次中国孩子来了之后被判抄袭,然后特可怜巴巴。为什么,因为国内对于怎么叫抄袭,什么叫引用,什么时候要引用根本都没有教过,或者规定和美国相差的太远。结果中国孩子一过来,突然就要适应美国的这种判断方式,有的时候他都没意识到他抄袭了,就抄袭了。比如,国内的毕业论文有一个抄袭标准是要连续抄袭299个词才叫做抄袭,如果你用词不同了什么的就不叫抄袭了。但是在美国你如果一篇论文的思维和别人的论文都是一样的,那也是抄袭,哪怕没有一个句子一样。再比如,在国内如果你做课堂作业,比如老师让你读书然后回答几个问题。然后你就把书里面的一段给摘抄了做答案,这是没问题的。但是在美国这也是有问题的。还有比如二次引用的问题(如果你看了一本书,书里面讲了ABCD四个作者的观点,你在引用的时候怎么引用这个ABCD四个作者以及书的作者)。所以我有时候特别纠结,因为在美国抄袭是个很重的问题了,我如果发现学生抄袭,轻则是那次的作业给0分,重的是直接那门课fail掉。我真的是特别特别痛恨抄袭这件事的。但是有时候和那孩子交流交流吧,就真的也确实不是故意的。

  所以这个音乐怎么判定抄袭总该有个规范的,这个规范应该是成文的,不能靠原作者说抄袭了就抄袭了,或者听了觉得像就抄袭了。那还有人说zootopia抄袭了呢。我还真遇到过我看人家论文觉得和我发表的论文太像了的呢,结果仔细了解情况人家就是没有抄袭啊。总不能原作者先自诉,再自己给自己下判决,这是什么鬼啊。

  而且有了这个规范之后,还应该有相对的专门的机构能权威判定这个抄袭问题,比如我们写论文有turnitin。如果一个学生turnitin的论文没过,当然我不能走法律程序了,到不了那个程度。但是至少我fail掉他,他是没地方去哭的。如果大张伟的音乐有这么一个机构认定的抄袭,那就活该被骂了。就像嘻唰唰,他自己也是一直认错的。但是关键我们还是应该有个机构来认定。总不能什么事都等原作者打官司吧,原作者为了什么原因不打官司,这个可能性大了去了。比如,有可能原作者其实自己知道是告不赢的,但是也有可能是原作者觉得为了一个节目音乐没有必要。

  还有,有了这个规范之后,所有的创作者或者创作团队也可以去学习。以后辩论也有理有据。有兴趣的普通人也可以去学习。 要不然像现在这样,反对的人,我也没看到提出什么实锤的证据(提不出这个证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规范)。大张伟的公关团队也回应的很。。。而且没有这个规范,创作的人也很受限制啊。文学艺术你不能说不允许借鉴啊,但是这种我借鉴我也不知道该按什么标准来,这咋整啊。就像我写论文,我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引用,什么时候可以不引用。要是要求我每写一句话都去思考,咦这句话我是不是原创的,还是我应该是从以前的某篇论文里面看到的,我会累死的。

  最后,一旦认定了之后,那抄袭了就是抄袭了,没抄袭就是没抄袭。抄袭了被骂就活该,没抄袭那听起来再像也是没抄袭。当然可以上诉,但是至少有个规程了。要不然现在还有一个奇怪的说法叫做,法律上是没抄袭,但是实际上就是抄袭了。这个实际上。。。谁来认定这个实际啊。看感觉?现在每个规程闹的这么一团儿的,要冤枉了大张伟,他和粉丝委屈。要纵容了他,原作委屈而且还会带出什么,抄袭了但是好听就可以了的莫名其妙的言论。

  这种旋律相似甚至一样的情况,其实早就有人说得很多了,大众不熟悉的或熟悉的,而且大张伟本人都承认了很多次,问题是法律很难界定借鉴和抄袭。

  发这张图没别的意思,就是说明这种情况大张伟本人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不管是粉丝还是言之凿凿的声讨者,如果等待他本人出来解释,估计是要失望了。争议就是争议,并不会有什么绝对正确的人或机构来为双方主持公道,盼望一个青天大老爷来为爱豆洗刷或者是为己方封杀大张伟都算是一种弱势的思维。可能大张伟本人早就想通这一点了吧。

  后来有人开始说大张伟抄袭到时候,那些人又回来了,顶着同样的ID名,如是评论:

  我记得的今年大张伟有个电影推广曲,有点随性。。。当时这歌一出来很多人就说他抄袭草原歌。因为他第一句的曲和人家高潮部分很像,他连词都没改。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就没人说是抄袭了,因为上面的歌如果细听即使是特别特别像的部分也不是完全一样的。何况相似点只有两句话。 而且其余的大作曲家也不可能抄袭啊。画重点

  我们重编自采蘑菇的小姑娘,跟你frontier没关系。我后来发现小姑娘和你有相似之处,我又比较着你的改了,但我确实不是按你的改编,实在也没必要和你说明什么。

  工作室声明提了你,是因为大张伟确实发现了和frontier相似,大张伟就说出来了,他本也可以不说你,只提采蘑菇的小姑娘和都是月亮惹得祸的。

  最后,作为固定嘉宾,我就想写一个给人家节目组开心。(大学生来了也有歌)

  我不站队。电子音乐不懂不懂。不过大张伟最近的歌都是那种混一起的,像什么人间精品起来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北京小妞。这是真的。

  但是我觉得吧,一切的一切不就因为他是他么,他小时候承认过抄袭么,歌手这玩意儿吧,挺住力气咬住牙不承认,在中国就齐活。你不承认,就叫争议,你承认了这就叫石锤。要是别人就没那么多屁事了。大张伟也确实由于前几个月参加了一个综艺叫挑战的法则 里面用了歌曲采蘑菇的小姑娘原词电子版,表演了一个节目,不是为了解释硬凹的。直接认为他惯性抄袭的,我能咋办啊?

  本文性质:自我纠结粉的个人说服,不专业无干货,无洗地之意但有洗地之效,尽管骂,不回。

  1。是不是构成抄袭以及如何判定是否用于商业用途都尚有争议,具体分析高票回答已经说的很详细。

  一圈儿看下来,感觉就是音乐版权这一块儿法律规定很模糊,电音圈撕逼是常态。

  2。被VINAI点名成了一部分人认为可以坐实大张伟抄袭的铁证,但就像音乐是否抄袭不是由非专业人士听起来觉得像不像决定的,同样也不由其他音乐人的单方面质疑决定,即便这位音乐人是国外百大dj。

  一句话,法律没有裁定之前,任何指控都只能是道德批判。当然,作为吃瓜群众,我们有批判的权利,这是,但这份自由我们可以更理智优雅地使用。

  3。不经分析论证一味指责质疑大张伟抄袭者是黑粉并用各种无脑言辞与其对骂,与无意讲理只图口快对大张伟粉丝进行花式嘲讽者,同样不可理喻。

  4。大张伟目前发展势头正好,已经不是需要算歌以迎合大众获取声名的阶段了,没必要犯嘻唰唰那样的错误。

  且这首歌只是综艺节目bgm,即便没有任何争议,对于大张伟本人而言也非重要作品。

  对于大张伟这样的混迹音乐圈多年的艺人来说,吃瓜群众都能听出来的旋律相似他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有意抄袭还抄成这样,那不是人品问题,是智商问题。

  综上,大张伟缺乏抄袭动机。当然,动机不足不妨碍抄袭事实成立,但回到问题一,抄袭事实是否真的在法律层面成立?

  5。法律不健全是事实,但绝不能止步于此。如果能让全民通过关注大张伟抄袭事件提高版权保护意识,进而推动相关法律的进一步完善,大张伟挨骂就挨骂,毫不心疼。

  6。如果这次脑洞大和嘻唰唰一样,被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正式判定抄袭,立刻脱粉,即便大张伟再次承认 道歉 赔版权。

  7。还在花儿的时候,大张伟说,做他们的粉丝不容易,因为他们老惹事儿……

  偶像与粉丝从来不是对等的关系,DM-48为你跟别人撕为你被别人骂,是还你一份情,谢谢你曾拯救我们的不开心。我们消费荧幕上的你,我们不经你同意一脸脑残地把你藏在心里当做一份小小的信仰,我们愿意相信你永远是美好的存在,因为这是推着我们向上的一份力量。

  有朝一日你真的人设崩塌不再美好,放心,我不哭不骂不闹,心痛一夜继续上路,带着我从你那里汲取的全部力量,走成我自己的样子。

  某一日偶尔想起,可能会笑着跟别人说,自己曾经喜欢过一个美好的傻逼。不知那时你会在哪里。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投市场的机,取用户的巧。无论是音乐还是其他,凡是能分类的,就都是互相借鉴而来,否则,你依据什么能把他们归类?我在微博说过一切的艺术都来源于“抄”,被大张伟歌迷批判了一顿,我觉得他们实在是有点太“惊弓之鸟”了。人类自身还是靠抄录DNA得以繁衍的呢!

  我们在定义一个含义的时候,最好能追本溯源一下,“著作权”其实是法律赋予的一项权利,它并不是天赋人权,是人类共同让渡出一项权利以使得在文化艺术领域能够取得更好的激励创新,所以它同时有保护期限,以避免侵犯更广泛的创新而阻碍创新。我们需要想一想第一首摇滚歌曲是谁创作的,第一首电音是谁创作的,第一首流行歌曲又是谁创作的?我们依凭什么而把这些音乐进行了分类?再广一点,谁定义了音符,谁创造了和弦?后人“抄袭”了谁?第二个人是不是就是“抄袭”了第一个人?第二辆汽车是怎么出现的?第二条裤子是谁制作的?哪一件你能看到接触到的事物不是“投机取巧”而得来的。大家都批判中国的著作权法,是的,确实不完备,但也仅只是在对于“非法复制发行和传播”领域做的比别人差太多,付费使用的理念不曾培养出来,这一点,已经开始有了一点进步。“版权”本就是法律创设的权利,其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创新,而不是阻碍创新。你看看宋词那些词牌名,大家都用一样的曲子,你说你们都不能投机取巧,现成曲子填填词就得了,你们都得新谱曲才行,你觉得这段话说出来时感官如何?没有投机取巧,恐怕也不会有如此绚烂的世界了。我们就应该保留着茹毛饮血,手抠牙咬的“传统”乖乖的做着“人”。我们说话写作直接引用成语不是“投机取巧”吗?我们不写字而用打印机签个名不是“投机取巧”吗?我们看别人的搭配攻略给自己买了套好看的衣服不是“投机取巧”吗?有人发现了新的用户需求,别人也都跟风投资难道不是“投机取巧”吗?机会和巧力从来不是贬义词。

  我很认同大张伟所说的一切都是“启发”,古龙最初是模仿金庸写武侠的,很多人写作都会借鉴马尔克斯的许多年以后的句式与结构。人类现有的一切都是站在历史的肩膀上“投机取巧”得来的。所以,只要大张伟不违法(现行法律,不包括学术争议),怎么样“投机取巧”都是没错的。

  同时有些话对一些还年轻的人说,我发现大多数争论者多是学生,这段话仅是我个人理解,不代表正确,你们姑且听之。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甚至也不存在真正的黑白,无论法律还是道德,都是社会利益博弈的产物,多读书(好书坏书都要读,因为没什么真正的好坏之分),多思考,学会做自己。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多面体,不要盲目追随,也别随意诋毁。

  看到有答案说本答案认为抄袭了,但不违法或者是故意如此。你哪只眼睛和哪条脑沟让你产生这种错觉的?我说的是工作室的意思是人家知道对方也像采蘑菇的小姑娘,所以故意做的跟对方的像一点。要不你们怎么能知道像呢!你从哪个字眼看出我认为抄袭了?在我这里,就不存在判定“抄袭”这种概念,只有侵权不侵权的概念。还有人说法律跟道德不是一个层次,所以这件事情本就不是讨论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侵权,而只是一场道德审判大会喽?那不好意思,依照本人的道德观,所有与本人意见相左的人都属于道德瑕疵人士。OK?

  PS:我不是什么人的粉,别乱安名头。当然,我不会说你造谣,因为这也同样构不成什么侵权。

  不想讨论这个没意义的话题了,看了很多答案,觉得知乎以后注册最好能有个基础测试。

  补充几句话:我可以不认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既然问题问的是如何看待,我说的也是我如何看待,所以,请别给我扣什么公关的帽子,没这个兴趣,也没这个能力,更没这个义务。有不同意见,请直接写明你的观点。抄袭是一个动作,大张伟是不是抄袭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能讨论的仅只能是“是否构成侵权”,我的观点就是不构成。有人说抛开法律谈“抄袭”,are you kidding me?抛开法律,我们有必要讨论吗?谁爱干嘛就干嘛不就得了。搞siao。

  哈哈,看了看工作室说的话,意思很明确,就是故意做的像,好叫骂他抄袭外国歌的人发现原来对方也不过跟一首中国童谣旋律一样,他是人人盯着的萝卜,要拔他,就要把所有的泥都给你们看看,他就是故意让你们来拔的,为的,是拿泥糊这个社会的脸。

  大多数对他的人对他的印象就是满嘴跑火车的轻浮综艺咖,一个有“前科”的“惯犯”又“再犯”与人们对他的人设认知一拍即合。微博上多的是一看到新闻标题就烦他骂他的,多的是不明觉厉的软件对比和分析,多的是@评论大V并坐等看戏的。

  人们对中国音乐现状都不满意,可是真的有人做点什么又喜欢看人下菜挑剔审视。

  大张伟做的歌无论早期或近期,大部分不出名的歌我可以单曲循环,这样的人屈指可数。可是没人在乎这些,提到他大部分人脑里多是想到抄袭。可除了《洗刷刷》后来补了版权,其他的没有。他的后面专辑版权做的很好了,可是抄袭还是不绝于耳。我猜除了没有公关,他也是太喜欢在自己歌里拼贴一两句那些很有标识度的旋律,而往往那一两句就是那一首歌的记忆点,再被人挑出来剪辑成视频这样整首歌、整张专辑、整个人就很容易被打上抄袭的烙印。他近来做的电音我觉得技术、悦耳和本土化都很棒的了,可还是自说自话没人在乎,没人重视,更别说有人鼓励了。

  个人觉得电音是潮流,是新的摇滚精神,可在中国还是小众。尤其电音不像的传统歌曲,老外也是各种容易开撕和碰瓷。谁不想在中国圈粉开疆拓土呢?一个Remix音乐电视节目借鉴编曲结构用来表演,歌曲未作商用,而Zedd出席过思聪的生日趴,于是抄袭就被推送置顶数月,如排名第一的答案所说Frontier编曲在CC共享上就有很多版本了,而且还有可以未经通知就可以拿来用的版本,Vinai是不知道这件事吗?而他也要在中国开展活动了。个人觉得这个招呼打的蛮醒目的,因为除了电音饭大众知道的不多吧。更不用说“音评人”选择忽视CC共享创作平台和与《小蘑菇》和《月亮惹的祸》的旋律相似,也不提《脑洞大》的主体词曲和Frontier不同,单拎出这段间奏/drop来对比。不论用途,说抄袭,就像发现了投机者的把戏那样神武。然后坐等点赞和需要骂小丑泄愤的评论。

  只觉得有些悲凉。作品埋在黄土里,脏水泼在坟墓上,牌坊上张灯结彩,背后写满诅咒。

  (。ì _ í。)……………………………………………………………………………并不是按照自己的定义判定别人侵权就是捍卫自己的权利。

  虽然权利、法律和道德等看似社会基石与标准的存在在大多数人眼里是如此重要,但一直以来“推动社会前进的是金钱”,金钱,ok?

  不是人的思想深刻了,也不是谁的情操高尚了,更不是谁的欣赏水平高于谁,90%的力量来自经济。

  当今的现代艺术要么用于表面上的太平粉饰,要么用于下层群众的低级消遣,或者有极少数的人坚守一些注定崩塌的东西。注定崩塌就是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一样的结局,所以还要抗争干什么?可以放弃吗?放弃吧,行不行?

  姑且不说在政治经济与精神追求交织的如此令人作呕的社会谈及权利法律本身就显得幼稚和无知,事情本身的判断标准就带有主观性,而真实的社会没有标准。谁能赢得别人的狂热谁就是标准,谁显得逼格高谁就是标准,谁有更大的不为人知的力量谁就能成为标准。利用底层群众廉价的相信帮助自身完成阶级跨越,是知乎,微博等等这些东西存在的最大价值。…………………………………………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最伟大的,群众受过高级的教育,政治经济艺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侃侃而谈高谈阔论远比脚踏实地步步为营更有意义更值得歌颂,网易云音乐上的那些能洞察一切的听众有着敏锐的嗅觉和试与天齐的音乐鉴赏力,每位歌手,每种类型都不在话下,决不允许有任何涉嫌俗世的音符流入耳朵,污染自己澄澈高尚的音乐艺术殿堂。党是为人民服务的,谁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应该好好享受这种服务,对吧,毕竟都是建成小康社会的功臣。

  一年前讲民族文化的老师说,世界上不过33种故事,旋律再多也逃不出那些排列组合,我粗鄙无知,冷漠理性,从来不在狭隘的有限中寄托情感,也从来不觉得很多人追捧的所谓艺术作品有任何值得仰慕与赞叹。

  现在还在撕逼,关注了下进度,我发现,不论知乎还是b站,两方答案视频我都有看,反倒发现粉丝都在有理有据提观点,讲道理,偏偏喊抄袭那些一句“洗地”就把锅扣上真正干货一点没见,要不就是自己定标准,要不就是打着道德的名义批判,我告诉你,版权的概念就是来自于市场经济,版权的规范要依靠法律,法律的制定要保证公共利益和个体利益的平衡,再怎么不完美也比一个十八线野鸡“音乐人”兼法盲的观点来得可信的多

  更新,在b站看到了专业学声乐的人做的澄清视频,突然清晰了很多,不算抄袭,有兴趣移步av12084190 av8539349 av8860777

  无论哪个平台上架的都没有署名编曲是谁,只标注了作词作曲是大张伟,但是编曲未署名,这点姑且构不成抄袭(但个人认为可能构成侵权)

  第二,是否商用,我看工作室的声明说不作任何商用,这一点现在看我是赞同的,因为这首歌本身只是节目的一个用于暖场的bgm,没有任何营利途经,也没有被收录到发行销售的专辑里,所以这一点我认同,所以在法律层面上不具有构成抄袭的条件

  第三,脑洞大的drop部分确实和Frontier 的drop部分旋律音色都相似,具体是不是一比一我没工程也没法下结论,不过旋律比起采蘑菇的小姑娘我倒觉得更像像月亮惹的祸,有疑问可以扒下谱,确实相当相似。不过不论以上,我都不能相信大张伟本人会蠢到在每首歌都被人三百六十度审视的情况下还去照搬一首相当有知名度的百大的歌,所以,还是等后续,希望看看本人怎么解释这次的事情

  从动机上来说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我觉得就是,很多音乐人在一开始都是扒带模仿起家,初期的作品都有很重的模仿的影子,慢慢才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可是那些人不会像他一样在进入一个音乐领域初期就有这样的知名度(换曲风比较多)和身上的污点,所以初期不受关注,而大张伟一起步就是重点监视对象。现在来看,可能唯一摘掉帽子彻底扭转风评的途经就是在这个领域通过取得有信服力的地位,毕竟天然处于舆论下风就做什么都是错,不管你占理不占理,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步伐,假设有一天真的进了“百大”,这些曾经的指控自然会被消解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认知分歧,有兴趣可以去b站搜:everything is a remix 他主观上可能认为这个程度的借鉴是具有合理性的(讲真抄袭和借鉴的界限实在很难划分,去年candyman那次dk等几个音乐人和lh的分歧也在这里),或者是在通过音乐诉诸这样的理念(其实在各种访谈里提过类似观点,一切都是启发,没有什么东西能凭空产生),不得不说,有些人看来可能有些颠覆,但是逻辑上和艺术发展史上的各种案例确实无法反驳。。。

  最后,有第三种猜测,就是疲了,想趁着综艺这股东风结束前多捞点钱然后隐退?不过鉴于他一直表现出的对于音乐的态度,如果他想淡出后还继续做音乐就得在舆论上给自己留后路,所以我觉得这个猜想安在他身上并不是很 有说服力

  真的 双方吵来吵去能说服对方吗?我看很多人说在国外大张伟会被告到倾家荡产 那你们快去怂恿vinai告啊打官司走正规法律途径!!让粉丝输的心服口服!输的那方闭嘴!

  还能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一大堆人连电子音乐都不知道,别人发个评价,霎那间仿佛拥有了吸功,马上就能对别人更加职责,不了解没有发言权,何况是音乐界,真希望赶紧出个法律,一群法盲在狂欢,勒住了所有创作者的脖子

本文链接:http://bv-gs.net/duomianticaijian/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