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六合彩挂牌 > 多色调分法 >

别再怪直男分不清口红色号了有些颜色只有女性有机会看见!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多色调分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Sofia Deleniv/文,莘莘深/编译)在她的绘画中,澳大利亚艺术家珂切塔·安蒂可(Concetta Antico)试图表现出她非同寻常的视觉体验,据她描述,这是鲜艳色彩的拼贴画。在一次BBC的采访中,珂切塔回忆道,一条在大多数人眼中呈灰色的卵石小径被她看出了多种色彩:“这些小石块在我眼前雀跃,带着橙色、黄色、绿色、蓝色和粉色。”

  2012年,遗传分析确认,珂切塔的超强色觉可以用一种遗传突变来解释。这种遗传突变使她的眼睛产生了四种类型的视锥细胞,而在大多数人中,色觉背后的视锥细胞通常只有三种。四种视锥细胞赋予了珂切塔一种被研究者称为四色视觉的潜力,与人类通常的三色视觉相异。这意味着,相较于我们感知到的色彩多样性,她的眼睛享受的色彩体验几乎是我们的一百倍。

  四色视觉者极其罕见,以至于一有新案例出现,就会登上新闻头条。然而,视网膜上存在着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实际上比我们想的更加普遍。这一点或许会让人们觉得大吃一惊。研究者估计,四色视觉女性大概占据女性人口的12%。那我们为什么没被色觉女超人包围呢?研究者发现,在拥有第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中,只有很小一部分真正能享受到更多色彩。所以,要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四色视觉者?人类的视网膜是如何产生四种视锥细胞的,而且为何只青睐女性?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不是所有女性都实现了自己的基因潜能?我们如何才能找到真正拥有超级色觉的那个她呢?

  大多数人的视网膜上都有三种视锥细胞,正是它们使人得以分辨出上百万种颜色。每一个视锥细胞的细胞膜上都排满了一种名叫视蛋白的分子,它们可以吸收特定波长的光线,并促使视锥细胞向大脑发送电信号。不同类型的视锥细胞上的视蛋白分子也是不同的,因此,每种视锥细胞对不同波长的可见光线反应敏感。不同的视锥细胞合在一起,便能让大脑辨识出射入眼睛的光的波长。色彩体验是个将接收到的信息反映在我们的意识中的过程。

  S型视锥细胞对可见光谱中的短波长最为敏感。产生S型视锥细胞视蛋白的基因位于第7号染色体;M型和L型视锥细胞吸收中等长度和较长波长的光线。产生这两类视锥细胞视蛋白分子的基因位于X染色体上,且彼此相邻。数百万的视锥细胞紧密排列在视网膜内。

  一些人天生就拥有第四种视锥细胞,细胞上还带有吸收光线的新型视蛋白分子。从技术上说,这些人能辨别的波长范围更广,因此能识别出更多色彩。这些额外的色彩会充满科幻范儿么?

  然而,目前为止,尚无案例显示拥有第四种视锥细胞的人类可以感知超过400-700纳米波长范围的光线,而这个波长范围正是标准的可见光谱。因此,有四种视锥细胞的眼睛并不能让人像蜜蜂或蛇一样看见紫外线。事实上,产生第四种视锥细胞最常见的原因是基因突变:如果在M或L型视锥细胞上的视蛋白分子中,某个已存在的基因发生了轻微的DNA序列改变,人眼便能在可见光谱范围内获得略超常人的辨别能力。

  如果基因突变发生在影响视蛋白分子物理结构的基因中,而且这种结构改变会使视蛋白分子对光的敏感度受到影响,一个新的视锥细胞便可能由此产生。这种变化足以创造出一种新的视锥细胞类型,因为与含有未变异视蛋白的视锥细胞相比,含有变异分子的视锥细胞对不同波长光线的反应会发生变化。

  由于M型和L型视锥细胞的视蛋白基因位于X染色体上,只有女性才有可能享受这种基因变异的好处。男性只继承一条X染色体,因此,如果他从母亲那里继承的这条唯一的X染色体携带有M型视锥细胞视蛋白基因变异的话,他的视网膜将最终产生三种视锥细胞:正常的S型视锥细胞——携带来自7号染色体某基因的视蛋白分子,正常的L型视锥细胞,以及携带来自同一条X染色体的视蛋白变异的M型视锥细胞。这位男性会被归为异常的三色视觉者,他的三种视锥细胞使他体验到的色彩数量基本和大多数人相同,但是具体颜色会略有差异。

  另一方面,女性则有潜力产生四种视锥细胞,因为她继承了两条X染色体。所以,如果两条X染色体中的一条携带有一个变异视蛋白分子的基因,她将有一条X染色体提供生产正常的M型和L型视锥视蛋白,另一条则能用来生产变异的“新型”视蛋白。

  如前所述,研究者估计天生携带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相当普遍,但真的能够洞察更多色彩的人却异常稀少。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客观地测试一位拥有四色视锥细胞的女性是否能体验更广域的色彩呢?并且,一旦我们确认哪些人确实比其他人看见得更多,我们又该如何解释为什么偏偏是这些人享受到四色视觉的基因潜能

  要想探清究竟有多少女性拥有超级色觉,首先就得设法找到那些潜在的四色视觉者。既然拥有四色视锥细胞的女性携带一条变异的X染色体,她们就有50%的概率将该X染色体遗传给她们的儿子。相比其他女性,这使得她们更容易生下异常三色视觉的儿子(如前所述)。在寻找四色视觉者时,研究者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们在那些色觉异常男性的母亲中征集实验者。下一个难题是找出客观衡量女性视觉能力的方法。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对我们而言一模一样、对四色视觉者却可能不同的色彩呢?

  方便的是,这些女性生下的异常三色视觉者为研究者提供了有用的起点。一方面,他们在辨别一些对我们来说截然不同的颜色方面不如大多数人(正因此,他们常常被视为“色弱”),而事实上,他们又能将一些被我们视为相同的色彩区分开来。研究者假设,如果拥有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能看到更多的颜色,而且她的视网膜上也有同一种视锥细胞变异的话,她所看到的额外色彩和她儿子看到的一定是一样的(尽管由于母亲还有第四种视锥细胞,避免了她在另一些颜色上出现像她儿子那样的色觉受损现象)。

  对异常三色视觉者可见的“额外色彩”的存在,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询问女性能否从对一般人来说一样、但对她们的儿子来说不同的色彩中看出区别,来识别四色视觉者。我们应该如何设计这种色彩?首先,我们能利用科学实验中的一些有价值的发现。

  1992年,研究者发现我们能轻易地计算出在不同波长光线刺激下,每种视锥细胞会产生怎样的信号。以M型视锥细胞为例:

  Y轴:对光线的敏感度;X轴:波长(纳米);M型视锥细胞对490nm波长较不敏感,发送的信号也较弱;对530nm波长较为敏感,发送信号也较强;对600nm波长最不敏感,发送的信号最弱。 图片来源:/span>

  知道了视锥细胞如何对不同光线产生不同反应,我们就能设计出混合的波长,它们能在正常人眼中的三种视锥细胞上产生相同的信号,但在异常三色视觉者眼中则不尽相同。

  受到590纳米波长光线刺激时,正常视锥细胞最终发出的信号,和遇到540纳米加上670纳米的混合光线时是一样的!大脑接收到相同的信号时无法区分两种光线,因此三色视觉者会将它们视为相同。

  再来看看拥有变异M型视锥细胞的异常三色视觉者。比起正常的M型视锥细胞,他们的M型视锥细胞的光敏感度略接近于正常的L型视锥细胞。

  请注意,三种视锥细胞对590纳米光线纳米的混合光线产生的信号非常不同。这意味着异常三色视觉者的大脑能感知到两种光线的区别,因而能体会不同的颜色。如前所述,在三种正常的视锥细胞外,这位男性的母亲还拥有同样的变异M型视锥细胞,因此,这些混合色非常适合于测试她能否看到更多的颜色。

  而这正是研究者们在2010年的实验中所做的。研究者向这些女性展示了多组成对的混合色彩,每一对混合色对于三色视觉者而言都是一样的,但对于她们异常三色视觉的儿子来说,这些色彩却存在区别。随后,她们被要求用1到10的分数给这些混合色之间的相似度打分,研究者们把她们的答案同普通三色视觉者的母亲进行对比——这些母亲不太可能有四种视锥细胞。

  首先显现的趋势是,拥有四种视锥细胞并不会自动赋予你超级色觉。正常三色视觉者的母亲和异常三色视觉者的母亲在实验里表现相似。两次被问到同一对混合色的相似度时,她们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这些女性的回答似乎相当随机,让人怀疑她们中应该没人能从混合色彩中看出区别。基因分析证实,异常三色视觉者的母亲中,至少九分之七的视网膜上确实存在四种不同的视锥细胞。然而,她们的色觉并不比只有三种视锥细胞的女性好到哪儿去。

  在面对除了她们的儿子之外无人能辨的混合色时,拥有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中,只有七分之一表现出了她们确实能看出不同的迹象。每次被问起任意一对给定混合色的相似度时,她们都能给出同样的答案。是什么使她们和其他拥有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产生了区别呢?

  对基因变异来说,一些变异并不重要,因为它们产生的分子与未变异时只有极小的不同,或者根本没变化。而另一些变异则会造成变异基因生产的蛋白质结构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对视蛋白基因来说,一些变异会使视蛋白分子对光线的敏感度发生巨大变化,另一些变异的影响则非常之小。

  对于大部分拥有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来说,问题在于,她们多出来的那个视锥细胞与已经存在的视锥细胞相比,根本没有不同到对大脑有用的地步。让我们来看看两位有四种视锥细胞的女性。

  第一位女性第四种视锥细胞对光线的敏感度曲线与普通L型视锥细胞高度重合。因此,当她的视网膜被不同波长的光线刺激时,第四种视锥细胞向大脑发送的信号与L视锥细胞并没有本质区别。记住:视锥细胞让我们看到颜色的唯一办法是根据不同的波长而向大脑发送不同的信号。如果视锥细胞为不同波长的光线发送同样的信号,我们的大脑,以及作为大脑主人的我们,就不能发现其中的区别。不幸的是,这位女性的第四种视锥细胞与L型视锥细胞是如此相似,因而视觉系统无法识别实际存在着的差别。

  另一方面,第二位女性的第四种视锥细胞的光敏感度曲线则恰好位于M型和L型曲线中间。这种视锥细胞同其他三种都相当不同,当视网膜受到不同波长的光线刺激时,四种视锥细胞会产生不同的信号。这便是研究者在实验中找到的唯一一位真正的四色视觉者身上发现的奥秘。对她X染色体上视蛋白基因的分析显示,第四种视锥细胞的光敏感度曲线纳米的适宜距离与相邻的M型和L型视锥细胞区分开来。而对大多数其他被试者来说,第四视锥细胞与业已存在的、最接近的视锥细胞太过相似,因此无法加强她们的色觉。

  最终,实验告诉我们,在色彩识别上,视锥细胞是必要的工具,但如果其中一个工具同另一个没有区别,大脑就会抛弃它,并继续沿用已经使用习惯的工具。在这个世界上,有数以百万计的女性拥有四种视锥细胞,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中了“完美”变异的彩票,得以体验到四色视觉艺术家珂切塔•安蒂可一样在色彩的海洋中畅游的经历。(编辑:Ent)

本文链接:http://bv-gs.net/duosediaofenfa/84.html